星期六, 9月 02, 2006

OPM、OPT、OPR




幾年前,富爸爸的「商業學說」流行當兒,我身邊的多個朋友曾經迫不及待地傳授我富爸爸的幾項招式,其中一個我最常聽到的是OPM(Other People’s Money)和OPT(Other People’s Time),最近自己查尋,還有一個OPR(Other People’s Resources)。我相信清崎先生實驗成功的原則不無不好,只是我認為運用的心態和對象應該謹慎。

致富是眾多人的願望與目標,我也很想,只是沒有化為行動。因為要提早退休,輕鬆致富,越來越多聰明人喜歡用OPM、OPT和OPR,並且將這些方法與思維發揮極致,以達成他們的目標。首先他們會選擇創業當老板,但是他們不掏錢投資,不在乎那是什麼行業,自己熟不熟悉,也盡量不親自下海工作,他們的腦子盡想著如何利用周圍的資源(另一種說法是節省成本),包括他人的時間、金錢、交通工具和一切可以利用的有形和無形的東西。他們僱人不付薪資,當產品賣出或勞務付出,才讓工作者(他們會稱呼他們為「事業夥伴」)抽佣,並且給予免費或廉價的讚揚與掌聲,如果可能,他們會用別人的福利或資源來給你獎賞。

他們享受自由的時間,等待夥伴來電回報業績(運用別人的資源,省下自己的電訊費),與此同時,他們繼續在想擴充/開發其他類似不相干的業務。他們不負責我們從前認為一個老闆應盡的責任和義務,當業務發生危機或責任追究時,他們會把責任轉嫁給「事業夥伴」,讓他們來應對顧客。他們有的擁有博士學位,他們是新貴,是富爸爸調教出來的。

在另一方面,本地的藝文界也常使用類似的槓杆原理。台灣藝術管理顧問桂雅文不久前給本地藝文界上課時,談到許多歐美國家藝文團體的生存之道。其實我們與歐美的情形都幾乎一樣,藝文團體缺錢缺人缺資源,不過當地人知道文化對一個社區或企業的重要性,建構性的社會責任觀念影響著他們去支持和關心藝文團體。

於是一些有利於藝文團體的機制建立起來了,例如義工體制。表演工作者在忙於排演與準備演出事宜的當兒,無暇被照顧的孩子與家人將會獲得義工的協助,只要他們在社區和藝文的網絡提出請求,可能就有幾十人伸出援手。這些義工不直接支助藝術表演,但他們幫忙表演工作者,使他們獲得免費或廉價的資源,間接使藝文活動得以成功,這是OPR和OPT的典型例子。

活動經費與薪資一向是藝文界最大的困擾,所以募款是最常見的方法,藝文界這個時候必須用OPM。不過募款談何容易,很多書告訴我們最好不要向陌生人提出募款要求,否則會碰得一鼻子灰,但是熟悉的有錢人又有多少人願意贊助呢。所以OPM不易為,藝文界就要花心思在OPR的請求策略,以求與合作的單位取得多贏的局面。

當我們碰到想運用OPM、OPT、OPR致富的人,千萬要提高警愓,不要讓自己被平白利用了,因為我們深切認識到這些人為的是一己的利益。但是對於真正有需要的藝文團體,他們有足夠的理由要求OPM、OPT和OPR,因為他們的貢獻不只是為了自己,而是他們的社區和文化。

6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讀富爸爸一書, 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村里運水的故事. 他以日夜挑水的人以及研發修建自來水管的人比喻埋頭苦幹卻不能突破的人和能創建系統,有效解決問題,最終得以跳脫困境的人.

我想書中所提到的OPM, OPT是建立在這樣的基楚上的吧. 一個好的系統是會為社會創造價值的. 若只想快速致富, 而沒有創造,就已離開作者原意了.

Johnny 提到...

謝謝補充.

但是事實上,我碰到的許多人都不是這麼認為與實踐的.

sport... 提到...

那些人只想輕鬆...

他們學到了富爸爸所說的充分利用他人的資源
卻選擇性的忽略掉其中的"創造"...
創造系統 創造價值 創造理念...

也許 在不久後的將來 要拿到資源會變的更加困難 因為那些敗類!...

sport... 提到...

富爸爸教給了人們技巧
他創造了一套教學 關於金錢
卻沒有創造一套教學 關於基本理念...

什麼是基本理念?
我認為 就是爲了維持平衡令人們不致走向極端所需的精神訓練

sport... 提到...

關於人性的部分 始終沒有一套真正好的接納模式
多數時候這個社會只是把他貼上標籤
對多數人有害的特質被歸類打壓
但這根本無濟於事 最後只是造就更多因為被長期打壓而心態偏激的人...

現行的教育系統 是渣

渣雖渣 卻也維繫了基本的社會底層
但是到改變的時候了...

匿名 提到...

我想關於人心的教導不是沒有, 只是想要忽略的人還是會選擇性的忽略... 就像一些宗教的原意是倡導和諧與和平的卻引來了分裂與戰亂. 或許這就是人性吧,有清醒的人,也總有無明的人.

對於這些人, 能改變他們的也只有他們自己吧.

換個角度想, 我願意相信, 讀完這一本書, 認真去實踐的人還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