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12月 12, 2008

慢行,重新認識舊城市

淡江國際山莊土崩從來不會拖慢巴生河谷的屋業發展,相反地各類新穎的,新概念的辦公與居住樓宇會以百倍的速度和數量被提出,被建設,甚至連我這個道地的吉隆坡人也快無法辨識城市與道路的面貌與去向,即將成為故鄉的異鄉人了。

而來自他鄉的朋友於吉隆坡工作多年,熟知並且愛戀吉隆坡的多采生活,身份認同儘管快超越我這個土生土長的城市孩子,但是在某種意義卻仍然如同我一樣是道道地地的異鄉客。因為他們對於這個城市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毫不關心,對城市的肌理血脈紋路不曾懷有絲絲好奇。


好些年了,雪隆的城市規畫和建設似乎沒有鬆懈過,隨著各大型廣場的新建,以及像宜家家居強調時尚生活與美學精神的加持,隱約呈現一種新都會區的發展趨勢。身處首善之都,我們強烈感受一種新的社區演變,也在體驗著種種建設帶給我們的振奮之情。
儘管我們不一定有能力擁有這些新建築和房地產,但我們可以藉由參與商家為我們設計的活動,享受著所謂的都會生活。總會有朋友告訴你在白沙羅的什麼地方可以享受美味的日本餐,在某某新廣場可以購買到來自義大利限量版的名牌傢具,以及在什麼咖啡館可以與眾好友天南地北。

我們享受著,也認同著這種外在的新變化,與此同時,我們正在無情地鄙視那些老舊社區,以及那些因為外勞和低下階層民眾消費而被我們大大扣分的街道商店。我們不再走入,甚至繞道,逃離與我們品味身份不適的地帶,而這些地帶曾經是我們長輩成長的地方。






不管是不是土生土長,還是遊子,我們不曾或很久不與這些舊社區打照面,儘管就在咫尺。至於地方掌故和人物,自然就無從認識與瞭解。馬來語說,Tak kenal maka tak cinta。我們對這個都市的感情從來不會立基於此地。

這種狀況是完全能夠理解的,我們甚至可以埋怨政府、民間團體或地方組織沒有做好各項資源設施讓我們去了解這個城市。更重要的事,這裡的汽車文化,從來不會提供一個友善的環境使人親近,讓我們充滿安全感地的,步入人群,走入老社區。

1920年代,柯比意看著失去效率,即將崩潰的城市,感嘆道:「如今每個人都感受到危機。要注意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早已忘了生活的喜悅,幾世紀以來任由自己靜靜地漫步的那種美好喜悅;我們就像被圍捕的野獸般,每天各自逃命...」









如今我們好像也可以用相同的嘆語來感謂吉隆坡那些漸漸被人遺忘的舊街道與社區,當年父輩們是以散步慢行的心情,在這裡生活,享受著人情親近的愉悅。如今這裡就像城市裡失去效率,衰竭的元素,處於崩潰的邊緣。
對照蓬勃發展的新社區,這個都市好像被撕裂為新城與舊城。新城是白領,是中產的遊嬉之地,是他們努力生產的終極地,舊城是退居幕後,是新移民求取生存的過境地。吉隆坡如此,我相信很多城市也正在復製這個模式。

也許新城與舊城是經濟決定論,也許終究只是心理的城界。只是身為都市人,我們如果不去親近都市裡的舊社區,我也很難相信大家會去珍惜屬於大家的文化遺產。

淡江土崩提示我們發展要慢行。其實我們也要慢行,尤其試著在舊城慢行,你會認識,你會感動,你會感覺自己才不是異鄉人。

(刊於光華日報異言堂)

2 則留言:

啊~蒜頭 提到...

看了新版 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嗎? 我想你也會喜歡這部電影,快去看...

unicorn 提到...

可是小朋友我覺得是爛片..

儘管他有在探討一些事。QQ